繁体版 简体版
十点小说网 > 何谈鬼道 > 第四章 青岭山的制伞人

第四章 青岭山的制伞人

“阮神仙,您不是自己说的中午吃红烧肉吗!怎么现在又吵着要吃炸鸡了。”程望忍着怒火问道。

“我改主意了,我感觉这个炸鸡看起来更好吃。”阮时清拿着程望的手机,指着美团上一张炸鸡照片毫不在意道。

程望只觉得心中一股无名业火烧的正旺。

丢人!

身为堂堂八尺男儿,更是一名人民警察,本应该左牵黄,右持枪。

可如今却左提酱油,右握钢勺。

甚至!

还围着一件粉色的围裙。

程望越想越气,我辈华夏男儿当自强!!

可当他扭头看到阮时清一脸冷漠的神色时,内心又暗暗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好男不和女斗,更何况是女鬼。

程望夹起一块肉,忽然想起了什么,向阮时清问道:“今天去警局,又出人命了。”

刚说完脑海中又浮现出画面,胃口瞬间下滑。

“哦?”

阮时清似乎来了兴趣,笑眯眯的看向程望:“你想让我帮你?”

程望点点头:“我不想看到再有人死于非命了。”

阮时清盯着程望清澈明亮的眼眸,着少年眸子深处的坚定让这活了不知几个千年轮回的鬼仙也略微讶异。

“说起来,真有点像张老头。”阮时清喃喃道。

“张老头?”程望不解。

阮时清只是一笑:“你很适合当个道士。”

还没等程望琢磨过来,阮时清站起身来看着他:“带我去见见那把黑伞。”

程望心中大喜有门,饭也不吃了,直接和阮时清赶去警局。

推开警局大门,今天值班的是张义,是警局出了名的大善人,而且为人极为仗义。

张义仗义,只从名字便能听出来。

“程望?今天是你轮班吗?”张义看见走进警局的程望,挠了挠头问道。

程望打算演出苦肉计道:“义哥,我有个不请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这话瞬间点燃张义助人为乐的热情:“程子,有什么事你给哥说就行,能帮绝对帮。”

程望漏出悲伤的神色,眼角还捎带几滴泪水,声情并茂道:“我想看一看证物所的黑伞,因为我有个同学的家人就是受害者之一。”

张义有些犹豫。

但程望那十分悲惨的神色如同小刀在他心尖戳个不停。

终于。

程望站在黑伞面前,阮时清在一旁夸赞道:“好演技好演技,当警察可惜了。”

程望汗颜道:“阮仙子还是先帮帮我看看这黑伞到底有什么奇怪之处。”

阮时清看着眼前摆着的八把黑伞,瞳孔中紫光显现,仿佛在吸取什么。

不一会儿,阮时清回过神,有些凝重道:

“程望,这件事我一时说不清楚,你要不自己看看?”

程望惊道:“我就是一小百姓,凡夫俗子,我咋看?”

阮时清凝重的看着他:“我有方法让你看到,但是,你要知道,当你触及到这些东西后,你就没法独善其身了。”

程望额头虚汗直冒:“不能直接由你动手吗?”

阮时清叹道:“很麻烦啊,为了不让大道行的道士发现,有些法术我根本用不了。而且,这只鬼,真的很难搞。”

“程望,你想拯救他人,有些时候,不得不牺牲自己。”

程望深深呼出一口气:“我知道了,来吧。”

阮时清看着程望眸子中的坚决,欣慰一笑,抬手按在程望额头上。

同样的紫光流转在程望眼眸中。

一番模糊景色后,天地清明。

是做梦了吗?

程望疑惑的想道。

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古色古香的江南小巷落个不停,巷中的人们穿着旧时的长袍步伐匆匆。

程望揉了揉眼睛:这是哪?

走入巷子,一家伞铺紧紧抓住了他的眼球。

一黑衣劲服少年正在那聚精会神的编伞,伞上花纹生龙活虎,栩栩如生,似有威仪。

行至少年铺前的人都纷纷向他作辑:“安先生。”

少年也起身回辑。

似乎少年在这条巷子里颇受尊敬。

程望想找个人问问少年的来路,不曾想其他人压根就看不到他。

“我利用紫月法术,带你透过这些沾了邪气的黑伞一观伞主人的生前。”阮时清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程望点点头,站在巷中央环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